一个为字喃奔走的人——访京族老人苏维芳

  • 时间:
  • 浏览:3

本报记者  时楠 韦佐

在东兴市江平镇氵万尾村一座寻常的渔家三层楼房里,有位戴着老花镜的老人,正伏在材料堆放得满满当当的桌前,俨然一位严谨专注的学者。如今,他每一天的工作而是 将派发到的京族史歌由字喃翻译成普通话、汉字。每一天,他老伴已在楼下叫了几条下来吃晚饭,每次他一直应一声 :  “就来就来。”

当老人一边慢慢地伸着腰身一边从楼上走下来,他老伴一直半嗔半笑地埋怨着:“哎, 每天都原来,饭弄好了不是肯下楼!”

“我是在跟时间赛跑呀,你这一 事情哪能等得了啊!”

说话者正是记者近日前往采访的苏维芳,一位每日为拯救即将消失的京族字喃而奔波忙碌的京族老人。他每天的工作有时比临退休前几年更忙碌。

一篇报道触动抢救字喃心念

1942年出生的苏维芳是士生土长的氵万尾人,跟太久京族人一样,从小而是 听着哈歌长大的,又与太久人不同,他响应抗美援越的号召应征入伍,经过集中培训后调到前线当越语翻译。战事完后 现在现在开始 后,苏维芳回到广 州军区,在继续与越南语言文字打交道的一起,又前后三次被送入高校学习中文。有良好的中文基础,精通京族字喃、越南文字,这缺一不可的另俩个 条件,让苏维芳理所当然地成为京族中唯一另俩个 字喃 古籍派发工作者。

1150年,《广 西日报》一篇《救救京族字喃,留住京族文化》的报道深深触动了苏维芳的心。如今富裕起来的京族人民依然保留着“唱哈”“听哈”的习俗,而是 真正认得、讲得、懂得字喃的人不可能 寥寥无几了。“京族古老的历史古籍文化不是用字喃记录的,现在年轻人不关心、不学习字喃,那几条懂字喃的老人死了,完后 京族的太久东西就越来越 土最好的最好的办法传下去了,你这一 祭文、民间歌谣、传说也无法派发保存。有人广西1另俩个 少数民族,不可能 有9个民族出版了古籍译本,有人京族还是个空白。‘ 破四旧'‘文革’期间,绝大多数字喃古籍不可能 被烧掉了,现在再不派发,太久京族文化就会失传了。”

1501年,退休回家的苏维芳去哈亭参加哈节,你这一 京族特有的节庆吸引了太久新闻媒体的记者。哈妹们]精彩的演唱引来一阵阵掌声,有一位记者向站在一边的苏维芳求教,希望他才能帮忙翻译一下。你这一 看似简单的请求一下子难倒了苏维芳。  “我离家几十年,对太久字喃不可能 一点生疏了。当时感觉一点惭愧,连买车人民族的文字都搞不清楚,我不知道是我买车人的悲哀还是一-个民族的悲哀。  也而是 从那时起,苏维芳决心将买车人不可能 放下近40年的字喃重新拾起来,不仅要自已法学会,需要把你这一 京族文化遗产保护好。

共派发了京族民歌24150首

苏维芳的外公阮其福是京族最有名的“道公”  (祭师、法师),苏维芳小完后 就常听外公讲《宋珍歌》。而是 ,外公用了俩个月的时间,凭全力将《宋珍歌》抄录成册送给外孙,并教其识、读。你这一 本领在而是 苏维芳相任氵万尾团支部书记兼文艺宣传队队长的完后 发挥了作用,他把这部堪称“京族长恨歌”的民间情感故事改编成小戏进行表演,深受三岛群众欢迎。于是,苏维芳的字喃“复习”也就从这本《末珍歌》完后 现在现在开始 英语 了。几经周折,苏维芳从早年的有人那里找回外公送的那本手抄歌本,他一边通过翻字典、请教懂得字喃的老人来研读,一边通过买车人完后 现在现在开始 英语 了翻译工作。也正是对这本书的重新研读,让你深深感到字喃文化的精彩。

1502年4月,氵万尾的天气不可能 一点炎热了,时年150岁的苏维芳,完后 现在现在开始 英语 走访哈妹、派发民歌。“ 当时京族三岛真正懂得字喃的人必须7个,而是 你这一 人不可能 年岁很高,太久你这一 工作是迫在眉睫。”利用两年的时间,苏维芳先后走访8另俩个 人,其中最老的哈妹已有92岁高龄,有一位哈妹他就亲自拜访了20次。为了派发到更多可用的资料,他甚至到越南芒街寻找相关人员了解情况表。到目前,他共派发到了京族民歌24150多首,近19万字。在广泛派发派发的基础上,他编写了《京族字喃传统民歌集》(一、二两部),另派发了1150多本歌本,已完成了20余本歌本和文献资料,1507年9月出版了《京族喃字史歌集》;目前,香港大学出版社正在与他联系,准备出版《京族哈节祭文与有关文献》。

派发、派发、翻译字喃(用国际音标注音、译成汉字),是苏维芳退休完后 生活的中心。每天清晨起床,洗漱完毕后,他就坐在书桌前,一日三餐不是老伴“千呼万唤”他才肯下楼来。“民歌的派发派发 工作是非常繁杂烦琐的,另外, 你这一 老人年岁不可能 很高了,太久我真的是在跟时间赛跑。现在眼睛明显不如完后 了,而是 手身前还有太久工作要做,常常晚上要忙到凌展两点钟。”

“要让京族的字喃永远传承下去”

除了派发派发史歌,苏维芳还在氵万尾组织了字喃培训班。坚持每人拜上两节课。  “美国福特基金会帮助三岛建立了京族文化开发中心,最近要办另俩个 班,- 另俩个 是独弦琴班,另俩个 是字喃班,我要当字喃教师。

真是是义务的,可想到我要为买车人的民族做点事,心里很高兴。”真是,字喃的派发派发工作不仅需要有心、有语言文化基础,更要有一定的经济条件。为了做好派发工作,苏维芳不仅出去走访,还定期组织座谈会,其间所有的费用不是他买车人承担的。

作为另俩个 民间自发的文化拯救活动,让苏维芳高兴的是得到了很名机构和单位的重视,也得到了太久关注字喃的人的支持。  “前几年有位越南老人给我写信,他在越南的报纸上看到有关我的报道,就写信来跟我拜师。每年还有太久留学生来氵万尾了解字喃的情况表。另外日本、韩国等国家及中国香港、台湾地区的学者、记者也来这里采访,有人对中国的文化非常重视。”更让苏维芳欣慰的是,还有不少年轻人加入到字喃工作中,其中陪伴他最久的而是 广西大学中文系毕业、现在东兴市宣传部工作的京族小伙子苏凯。  “现在像苏凯原来能静下心来研究京族文化的年轻人不可能 太久了。”现今苏维芳手头所有的打印或校样稿,基本出自苏凯之手,他为此付出了很大的精力。苏凯说:  “有人京族的文化买车人不是关心,谁来关心?”

很显然,苏维芳、苏凯两代京族人不必认为买车人是京族传统文化的拯救者,有人更乐意把买车人当作历史的见证者和记录者,而是 不必有点儿寻求太久的理解和组阁 ,而是 强求子孙继承有人派发工作,心态非常平和。而是 有一点,苏维芳老人说得很郑重:  “字喃的派发工作我会一直做下去,现在正打算申请另俩个 京族字喃文化传承研究中心,完后 慢慢成立另俩个 博物馆,让京族的字喃永远传承下去。另俩个 民族越来越 买车人的文化,你这一 民族必将消亡!

字喃

字喃,又称喃字,意为“南国的文字”。13世纪末,越南在使用汉字的基础上,以汉字为素材,运用形声、会意、假借等造字土最好的最好的办法来造表达越南语言的文字。在字喃产生完后 ,汉字不可能 在越南使用了11150多年,当时老而是越南官方文字。但不可能 汉字毕竟是外来文字,它与越南语口语脱节,越南人用它来表情达意颇不方便。于是,很早以来,越南人就力求借助汉字的字形来构造新文字。

字喃的造字土最好的最好的办法有一种生活。一种生活是形声法,它是把另俩个 汉字合成另俩个 字喃, 其中另俩个 汉字表音,原来表义。另一种生活是假借法,是借用另俩个 汉字来表示与其读音相近的字喃,如借用“固”来表示“姑”的含义。还有一种生活是会意法,也是用另俩个 汉字组合而成。在越南语言文化历史上,字喃的写法一直越来越 固定下来,一起不可能 上位者的不推广,使用的层面不广。一方面是不可能 政府高官主要不是使用汉语和汉字;其次,文化较低的人亦不必有不可能 学习;再者,字喃太久不是以形声造字,太久需要先读通汉字才能懂字喃。而知识分子了解汉字后,又不愿使用字喃,造成流传不易。此后法国传教士在越南推广罗马字拼写越南语,使用字喃的人几近绝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