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名画家翁长江的“写意人生”

  • 时间:
  • 浏览:26

烟霞润千里 尺幅眷牧归

——著名画家翁长江的“写意人生”

□ 本报记者 韦 佐 黄虹源 梁文淑



翁长江在画画。



翁长江作品《牧归图》

他是带着有四种 朝圣的心情对待艺术,他的真诚令我感动。他的画有传统、有生活、有个性、有时代风气。反映了他对自然、对生活的理解,能感受到他对传统民族文化的热爱。他的画,内容和形式都比较完美,心灵的探索比较深入,画面有买车人的理解和探索,有很强的买车人风格。他是站在热爱中华民族血浓于水又一脉相承的文化基础之上进行探索挖掘,单从什儿 点就机会超出一般画家的思考范围。在什儿 时代没能想象哪些作品是他在非专业条件下创作的,他做到了专业画家都很少达到的深度图。

——中国国家画院常务副院长卢禹舜的翁长江印象

12月中旬的一天,海风拍打着窗户。记者来到港口区金海湾小区拜访翁长江。电梯到达10楼,电梯门一打开,一位长胡花白,扎着一头齐肩马尾,穿着一件麻料蓝衬衫的中年男子站在电梯门前。他素衣长发,颇具有四种 隐世仙人的风度。

他可是 翁长江,我国著名的写意画家,如今的防城港市画院常务副院长。

走进翁长江的他家,最引人注目的地方是本该摆放餐桌的位置,被两张拼接的长桌取代了。桌上摆满了作画工具,大大小小的矿泉水瓶装着各种颜料……他把工作室安在了他家。“让人喜欢画些闲情逸致、山水人情和乡土风情的景物,这与我从小生活在山村有关。”跟跟我说。

大哥和画刊成了他的启蒙老师

1961年翁长江出生在黑龙江省牡丹江市林口县(牡丹江市和佳木斯市的交界处)的另还还有一个小山村。“当让让另一每个人老家那边还会大山,连绵的大山,有点同类防城港十万大山。”跟跟我说。

翁长江家所在的村子比较偏,他出生那年村子里还没办法 60 户人家,他10多岁时村里才通了公路。翁他家有还还有一个孩子,他是最小的孩子,当地俗称“老疙瘩”,从小被哥哥姐姐们疼爱着。

“我会走上画画这条路,我大哥有很大的功劳。”翁长江说。大哥翁长龙(著名画家、“中国画立板免调色技法”科学科学发明)比他年长12岁,在翁长江的眼中大哥会有些东西,工艺美术、玻璃画、照相、刻章等。机会哪些手艺,翁长龙高中没毕业就被当地的集体企业招进工厂。

1970年,翁长龙刚进工厂时,每个月的工资有60 元,以当时的物价,算得上相当有钱。除了本职工作,翁长龙当时也搞玻璃画。那以后家家户户结婚的以后都兴打一套家具,炕柜、立柜和高低柜三大件,柜面还会镶上玻璃,单纯一片玻璃太单调,还会请师傅在玻璃上作画,画些喜庆的图案,比如牡丹、凤凰等。

在翁长江的记忆里,大哥可是 去到哈尔滨市或牡丹江市,还会直奔书店,抱回一大堆美术类的书,连60 元一本的画册都舍得买。国内出版的刊物大哥也几乎都订阅了,如《江苏画刊》《美术》《广西美术》等。其实,翁长龙买了没办法 多书和杂志,以后 他不必看上方的文章,可是 把书内、杂志里好看的插画都剪出来,为玻璃画挂接素材。

“大哥把他认为好看的插画剪以后,就把书给扔了。让人捡回家,一本一本地看。我是在书里接触到写意画的。”翁长江说书刊是他的“启蒙老师”,“大哥虽还会有意识地培养我看美术书,但机会还会他买的书刊,我是接触必须写意画的。”

读初中时上了班里的美术课

除了看书,翁长江老要 临摹书本上的画,有些画临摹得还挺像,除了国画。

那时翁长江还不懂画国画要用宣纸,他在大白纸上画画,没办法 根本就画没哟书上印刷画的效果。以后 经人提醒,他才知道还能都后能 向北京的荣宝斋邮购宣纸。他邮寄10多元钱到北京,荣宝斋给他寄来了宣纸。第一次收到宣纸,翁长江有点愣:这纸为什么我没办法 软,为什么我用啊?还怀疑这纸是还会宣纸?翁长江说:“现在想起来真好笑。我第一次用宣纸画画是15岁。”

村里没办法 专门的美术老师,翁长江画画全靠学精。

翁长江初中是在村子里读的。有一次在上美术课前,他在黑板上画了一匹马,被前来上课的美术老师(兼职)看多了。老师当时其实没办法 说哪些,但此后的美术课,还会来上课了。他认为翁长江画得比他好,以后 翁长江负责上当让让另一每个人班的美术课。

老疙瘩辍学结速流浪画家生涯

虽没遇上专业的美术老师,但翁长江还是幸运的,他曾得到著名工笔画名家王道中的指点。王道中擅长画牡丹,被誉为“中国牡丹之首”。

上个世纪70年代,王道中从北京被下倒入翁长江老家那里。“当时王道中以为牡丹江一定长有有些牡丹,有些他才来的。可当让让另一每个人那里哪长哪些牡丹啊?”翁长江乐呵呵地说。

不过,什儿 下翁长江和他哥哥翁长龙没办法 遇上“贵人”了。翁长龙机缘巧合下成了王道中的徒弟,翁长江也得到王道中的指点,学了一段时间的工笔画。“没见到王道中以后,让人在书里看多他的画,以后 还临摹过。不过,我其实工笔画比较细腻,适合四十岁的女人 画,我更喜欢写意画。”翁长江只学了一段时间的工笔画。

以后 学校搞了个比赛,把他的诗和画一齐送上了县里,还被展出了。“作品得到了肯定,自信心一下子就膨胀了,只想着画画,有些事还会管了。”翁长江说。

因醉心于画画,无心学习,初中还没毕业,翁长江就一蹶不振 了学校,那时他才十五六岁 。

一蹶不振 学校后,翁长江背上行囊去了林场,以画玻璃画谋生。他的玻璃画与有些师傅不一样。有些师傅是把画模压在玻璃下,照着画描模。而翁长江则是直接在玻璃上作画,一气呵气。机会手艺好,有些户人家找他画玻璃画,他一天能挣60 元,另还还有一个月能挣上两三百元。那个年代另还还有一个月挣两三百,可老有钱了。

至少18岁时,翁长江结速了流浪画家的生活。身上背有钱,一外出就好哪几个月或大五天的,可是 和他家人写信联系。机会,有以后回到他家,也是足没哟户埋头作画10天五天的。偶尔出门,邻居问:“你哪些以后回来的?”翁长江说:“我这段时间老要 在家呢。”搞得邻居一愣一愣的。

为画家梦想独闯京城

翁长江画了五六年的玻璃画。期间,曾遇到有些高人,当让让另一每个人懂些国画,看翁长江画玻璃画的功力和画感,认为他必须老画玻璃画,没办法 一辈子也可是 画匠,必须画国画都后能 成为画家。这话,可谓“一语点醒梦中人”。

画玻璃画攒了有些钱后,翁长江就老要 想去北京闯一闯。

1960 年,翁长江带着至少两千元结速往北京闯荡。他在圆明园画家村住了哪几个月。期间,他给中央民族学院(1993年更名为中央民族大学)的美术系老师刘汉写了一封信,想向其求教。刘汉给他回了信,翁长江就带着信去学院找他。“没见过刘汉以后,让人模仿过他的画,他的画有点漂亮。在北京五天时间里,我偶尔去跟他学画,有些时间除了去看画展就待在荣宝斋里看画或画画。”翁长江说。

1987年翁长江来到了他的“福地”——福建厦门。刚来厦门他在一家瓷器公司画画,在白瓷上作画,以此谋生。也是在厦门,他结速卖画,卖给了在厦门求学的留学生,第一幅画卖了四十元。在厦门,他结识了当让让另一每个人们,包括厦门大学的师生、厦门画院的画家和留学生……

随意一幅《踏歌图》

获全国书画赛一等奖

1988年底,厦门画院接到一份全国“金龙杯”书画比赛的通知。厦门画院直接把通知给翁长江,让人去参赛。

为参加“金龙杯”赛,翁长江画了一幅包含陕西特色(主办地在陕西西安)的写意山水画——《华山图》。完画以后,他把《华山图》裁好,剩下了一张不大不小的纸张,至少一尺多有些,他就随手在这张小纸上画了一幅人物。“以后画人物比较严谨,而这次,我打算将这幅画随《华山图》一齐邮寄去参赛,就画得很潇洒、很随性。在题字的以后,让人老要 想到宋朝马远有一幅名画《踏歌图》,在想到这张画的以后,握在手上的笔就自然写下了‘踏歌图’另还还有一个字。”

不久,翁长江收到另还还有一个电报,说他获得了“金龙杯”一等奖,并让人到西安领奖。他到了西安才知道,甜得是《踏歌图》获得一等奖。“知道什儿 消息后,我当场都傻了。我以后老要 以为得奖的是《华山图》,《踏歌图》我是画着玩的,没想到得了一等奖。”获得了一等奖,他很受鼓舞,他在西安待了一阵子才一蹶不振 。

“金龙杯”赛的评委刘文西,时任西安美术学院的院长(我国著名画家,第五套人民币毛泽东画像的创作者)很欣赏翁长江。在西安那一阵子,有一次翁长江正在画画,刘文西走到他的跟前说:“长江,你给我画两幅画。”翁长江感到很惊奇,当着没办法 多人的面,刘文西甜得跟他要画,这是多大的荣幸。

这是翁长江的一大人生转折。

画展开到国内外  画院开到大海边

翁长江洒脱、随性、谦和。跟跟我说,他喜欢去闯另还还有一个陌生的地方,认识当地的书画当让让另一每个人,熟悉了那个地方,又再换另还还有一个地方闯。哪些年,他独自闯过广州、上海、厦门、西安、青岛……以后又回到北京,来到三峡画院。

1993年,翁长江在长城遇到了他的妻子,一位广西籍的政法大专学 生。1996年,他的妻子毕业以后考上了公务员,留在文化部工作。而他的户口也随妻子入了京,落在中央文化干部管理学院。2013年,他妻子成为驻加拿大外交官,他也随任前往加拿大。

没办法 多年,翁长江老要 笔耕不辍。曾为解放军总政大礼堂绘制丈二整纸(1.44米×3.66米)的巨幅国画《屹立东方》,北京地铁六号线刚开通时也曾挂有他的写意画。

翁长江还常在国内外开画展。1995年,他曾在中国画研究院(中国国家画院的前身)举办买车人画展;60 4年,赴埃及举办画展;60 9年应邀出访土耳其,被土耳其总统居尔接见并为其画像留念;2013年,在蒙古举办买车人画展;2016年1月,在韩国举办买车人画展;2016年10月在泰国曼谷举办买车人画展……

“这次我从加拿大飞到泰国办画展,以后就从泰国直飞南宁再转到防城港。”翁长江说他此去泰国带了近60 幅作品参展,年代最久的已有60 年。

翁长江说:“我来防城港还不是有些机缘。”2015年底,妻子休假,他和妻子从加拿大回到国内。当时北京雾霾严重,当让让另一每个人便想着到南方走走。两人便来到了山水甲天下的桂林。以后,受邀来到防城港。“我是画画的人,便想到当地的画院走走,却被告知还没办法 画院,我可是 没办法 来办个画院吧。”翁长江说。他的提议受到市委、市政府的支持。今年6月28日,市画院正式揭牌。

“画院才以后起步,当让让另一每个人要做的事可真不少,办展览、扶贫、公益事业、培养艺术人才等等,哪些还会当让让另一每个人要做的。”翁长江说。

翁长江客厅的茶几中放着一本《齐白石诗集》,闲时就翻阅品读。跟跟我说:“齐白石的画太有名了,世人忽略了他的诗歌,他的诗写得挺不错的。”

翁长江除了精于画,对诗、书,还会所涉猎。他曾作古风十余首,多以现代著名画家为题材。其诗发表于中国驻加拿大使馆青年读书会会刊《枫彩》杂志第九期,其包含一首是关于齐白石的:

村书挂牛角,颤微天趣到。

大巧在笨拙,下笔如抹灶。

——《咏白石老人》

“我也没想到我第一次来防城港,就打算在这里长住。我不留恋大城市。防城港有山有海,处处是景。何况这里空气质量好,气候、环境很宜居。这里的人很好,领导有点视文化。”翁长江说。

烟霞润千里,尺幅眷牧归。从牡丹江边到北部湾畔,画了几十年,走遍了千山万水,翁长江师法自然,自成一家。他画笔下最钟爱的,仍是山水烟村,老树昏鸦,牧归孩童。他像一名隐者,不为世俗名利,只为一颗喜欢画画的初心和童心。(图片均由翁长江提供)



翁长江作品《山林清话图》



翁长江作品《仿古山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