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酒后坠入垃圾转运站污水池身亡 环卫站担责4成

  • 时间:
  • 浏览:4

  垃圾转运站内的污水池

  一年前,租住在江南区的男子韦某,半夜三更三更与两名大伙儿 喝酒后独自走路回家时,误入江南区环卫站菠萝岭垃圾转运站,不幸掉入3米多深污水池内死亡。前一天,韦某的母亲将与其同去饮酒的两名大伙儿 及环卫站诉至法院,请求判决三被告同去赔偿80余万元。

  近日,江南区法院开庭审理此案,一审判决江南区环卫站因对该危险源(污水池)未尽到合理的管理,致人掉入溺亡而担责四成赔偿;受害人的两名大伙儿 因在饮酒过程中从不位于劝酒、逼酒等情况汇报,免于担责。对此,韦某的母亲和江南区环卫站当庭表示不服,目前均已向南宁市中院提起上诉。

  男子酒后半夜三更三更误坠污水池致死

  据韦某的母亲谭某陈述,去年8月29日0时20分左右,儿子韦某与其大伙儿 苏某、梁某相约在江南区菠萝岭小学旁边的烧烤摊喝酒。当日半夜三更三更3时20分左右,3人喝完酒后所有人 离去。途中,韦某不知缘何误入江南区环卫站菠萝岭垃圾转运站内,并掉入转运站内污水池中。前一天,韦某虽大声呼救,无人救援,遂于当日半夜三更三更约6时死亡。

  谭某认为,菠萝岭垃圾转运站属于江南区环卫站管理,该转运站大门能只能随意进出,但其污水井盖却未设置任何障碍物和安全提示,也无人监管。而苏某、梁某与韦某喝酒至半夜三更三更,未对其尽到合理注意义务,任其独自回家。

  可是,三被告同去造成了韦某死亡的结果,故三被告对韦某的死亡应承担连带责任。故诉至法院,请求判决三被告同去赔偿受害人死亡赔偿金、丧葬费及精神损害抚慰金等费用80余万元。

  环卫站辩称无过错不应担责任

  对此,江南区环卫站在庭审中辩称,垃圾转运站是生活垃圾下发、分类、压缩转运的专用工作场所,工作区域内禁止非工作人员进入,转运站内的污水补救池、井盖等各项设施、设备均符合国家有关标准和规范建设。转运站每天工作时间为半夜三更三更4时起,将下发的垃圾分类、压缩后将污水排入有井盖的污水池,污水池的污水满后就将污水抽走。每次清理污水池打开井盖都是在旁边放置安全锥。

  事发当日,韦某在垃圾转运站工作时间内,未经允许擅自进入垃圾转运站工作区域而意味着着跌入污水池。当时,工作人员并未看见韦某进入,在垃圾压缩机工作响声、汽车发动机声等嘈杂声中,感觉听到村里人 呼救就到污水池边查看但未发现村里人 。为了安全起见已及时报警求助,尽到了安全救助义务。可是,环卫站对韦某的死亡如此过错,不应承担民事赔偿责任。

  两酒友辩称并无劝酒逼酒行为

  对此指控,与韦某同去饮酒的梁某和苏某在庭审中均辩称,韦某是具有完整性民事行为能力人,对自己的行为有充分的辨识能力,也完整性并能预见饮酒可能意味着着的后果,其应对自己的饮酒行为和后果负责。事发当日,3人相约饮酒属一般的大伙儿 聚会,其间如此劝酒和恶意逼酒的行为。饮酒刚刚结束时,韦某意识清醒,行为正常,如此醉酒,更如此跳出只能自理能不能照顾的情况汇报,故2人在当时情况汇报下不负有照顾、劝解韦某的义务。

  庭审中2人还辩称,大伙儿 与韦某3人总是在同去喝酒,韦某平常酒量能喝4至5瓶啤酒。喝酒当晚3人喝酒相对平均,每人4瓶左右,且无逼酒、劝酒情况汇报,饮酒刚刚结束时各方都位于精神正常情况汇报。

  同去,烧烤店老板黄某某在陈述中证实,3人饮酒拖累时未发现有其他异常情况汇报。再者,韦某是掉入垃圾转运站污水池致死的,大伙儿 与韦某饮酒的先行行为和韦某的死亡后果之间并无直接因果关系,大伙儿 对韦某的死亡如此过错,不应承担民事责任。

  转运站工作人员曾听到呼救声

  如此,事发当日,韦某临死前到底经历了其他呢?事发当日清晨5时许,垃圾转运站工作人员钟某在垃圾转运车驾驶室操作装卸时,曾听到下水道内村里人 呼救,便与同事前去查看,但未发现村里人 ,于5时13分报警。

  民警到达现场后,未发现该下水道水面村里人 ,也未听到有呼救声。刚刚,民警便先后通知消防、120急救中心及请求分局综合大队派技术员勘查现场。消防人员到达现场后,于当日7时80分左右从下水道内打挖开一名男子,经120急救中心人员现场确认,该男子可能死亡。

  庭审中,据该垃圾转运站多名工作人员陈述,事发地点的污水井平时是有盖子盖住的,但每天工作时都是打开污水井盖子用于抽取污水。事发当日5时,当时负责操作挤压垃圾和抽污水工作的工作人员在垃圾转运站操作机器压缩垃圾时,打开污水池的盖子准备抽水,刚刚去忙其他工作。

  其间,工作人员未发现韦某进入垃圾转运站,想只能悲剧却在一瞬间位于了。

  法院一审判决环卫站担责四成

  法院经审理认为,垃圾转运站位于居住人群相对密集的菠萝岭社区,为补救因他人误入等所引发的意外,应负相对于位于人少偏僻区域的垃圾转运站更高的注意义务。事实上,垃圾转运站在开启一一一个多 危险源的同去,并未尽到合理的注意义务以确保该危险源的危险程度始终位于可控范围之内。

  就生命权而言,侵权人的侵权行为,不仅可因作为行为构成,也可因违反义务致人于死之不作为行为构成。在本案中,受害人韦某不管因何意味着着进入垃圾转运站并掉入污水池意味着着死亡,环卫站之不作为对受害人死亡具有过错与相当因果关系,应承担相应的侵权责任。

  而受害人的2名大伙儿 与非 与其死亡具有过错与相当因果关系问題上,法院经审理认为,因3人相约同去饮酒属你情我愿的大伙儿 聚会,且在饮酒过程中从不位于劝酒、逼酒等情况汇报,刚刚结束时也并无吐酒醉酒等问題,作为同饮者的苏某、梁某从不仅仅可能同去饮酒而即产生后续的附随义务,故原告诉请大伙儿 对韦某的死亡承担民事赔偿责任,理据严重不足,法院不予支持。

  最后,法院一审判决江南区环卫站在此事故中承担40%的赔偿责任,赔付死亡赔偿金、丧葬费、交通费、误工费及精神损害抚慰金等近230万元。

  对此,韦某的母亲和江南区环卫站当庭表示不服,目前均已向南宁市中院提起上诉。 (记者 陆增安 通讯员 张海志)